特朗普与普京:相见时难,亦不难

头条新闻 | 作者: 滕建群 | 时间: 2019-07-05 | 责编: 龚婷
字号:

       6月28日,正在出席日本大阪G20峰会的俄罗斯总统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一个半小时的会晤。之前,两位领导人在峰会合影和开幕式上已急不可待地站着聊了一会。会谈结束后,特朗普告诉记者,他和普京的关系“非常非常好?#20445;?#34920;示“两国关系将产生许多积极的东西”。此番会晤讨论了贸易、裁军和贸易保护等议题。记者问特朗普,他是否会告诉普京,不要让俄罗斯干预202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特朗普说,“当然,我当然会”。于是,特朗普笑着告诉普京:“不要干预大选哦。”又伸出手指补充一句,“不要干预大选哦”。普京的反应只是微笑,其含义让人?#32842;?#19981;透,又不失风度。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美国和俄罗斯元首在不同场见了六次面,?#38382;?#36824;真不少,?#27492;?#30456;见很难,其实并不难。

       第一?#38382;?017年7月在德国汉堡G20峰会期间,首?#38395;?#38754;是在招待会大厅内。看到普京后,特朗普总统非常主动迎上去,一手扶着普京的胳膊,一手紧握普京的手,显出难得的谦恭和热情。尽管特朗普一脸?#38590;?#32899;,但他的肢体语言告诉旁观者:他非常想见普京。

       第二?#38382;?017年11月在越南岘港APEC峰会。

       第三?#38382;?018年7月在赫尔辛基两国元首会晤,这是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和俄罗斯元首唯一一?#38382;?#33041;峰会。特朗普的表现遭到国内的一片嘘声,媒体?#22836;?#23545;他的人甚至认为,特朗普在峰会上的表现足以定他出卖美国的“叛国罪?#20445;?#29305;朗普不但没批评普京在克里米亚、乌克兰、人权等问题上的做法,还为俄罗斯辩解说普京没有干?#23159;?#22269;2016年总统大选。特朗普的无首会晤被描绘得灰头土?#22330;?/p>

       第四?#38382;?018年11月在法国纪念一战结束100周年纪念活动上,特朗普和普京有过短促的接触,两个人眉来眼去隔空传情。普京总统向特朗普总统伸出大姆指的镜头被媒体捕捉并扩散,表现出两?#26031;?#31995;真的不一般。

       第五?#38382;?018年12月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G20峰会短暂的接触。本来都说好了,两国总统要在峰会期间举行双边会晤,但2018年11月29日,特朗普突然发推特,宣布取消此次安排,原因和11月25日发生刻赤海峡俄罗斯海军扣押乌兰海军舰艇有关。特朗普称,在当时?#38382;?#19979;再举行与普京的会晤会助长俄罗斯的气焰,所以他宣布取消双边会晤。但会议期间双方还是在宴会上进行了交流。

       第六是2019年6月特朗普总统和普京总统在日本大阪G20峰会期间会晤,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仔细观摩两位领导人会晤,可发现以下特点:第一,特朗普总统在普京面前显得急不可耐,主动迎上去与普京接触。第二,在普京面前,特朗普表现的异常低调和谦虚,这在国际场合并不多见。第三,双方见面时希望进行一对一面谈,身边除翻译,不再有其他阁员。这样做,让人产生很多联想,也不符合外交礼节。第四,个?#26031;?#31995;在见面后发生“积极的化学反应?#20445;?#21069;国务卿蒂乐森之语positive chemistry),足见双方有多么惺惺相惜。

       从个?#26031;?#31995;?#27492;擔?016年总统选举过程中,特朗普几次表扬普京总统,说明他是佩服普京总统的。2016年12月29日,奥巴马总统以俄罗斯干?#23159;?#22269;总统大选为由驱逐35名俄罗斯驻美国外?#36824;伲?#38480;他们72小时离?#22330;?#29305;朗普对此事反应耐人寻味。他说,““我们应该管好自己的生活。我认为计算机使得我们的生活太复杂。计算机时代本身把我们带到没有人真正清楚发生了?#35009;?#20107;的地方。”他对美国情报界所谓大选期间俄罗斯介入网络、干?#23159;?#22269;内政一说不以为然,并称其为“荒唐可笑”。

       而对奥巴马政府驱逐俄罗斯驻美国外?#36824;?#19968;事,普京表现的相当冷静,他并没马上做出反制,确实不像普京的风格,似乎他在等特朗普上台后再改善美俄关系。

       目前,针对特朗普的?#24052;?#20420;门”调查已于今年3月有了结论,调查官穆勒用时22个月、花了2500万美元,出了一份报告。他的结论是,没有发现俄罗斯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证据,但特朗普总统是否干涉司法并没有最后结论,穆勒把这项工作交给了国会。现在看,国会已停止?#24052;?#20420;门”调查拨款,现在离2020年总统选举还有不到18个月的时间,即使民主党想再次发起调查,时间和经费都不能保证调查全面展开。特朗普暂躲过了?#24052;?#20420;门”这一劫。

       特朗普个人?#27492;擔?#20182;有意愿改善美国俄关系,而且在大阪他当场向普京表示愿意参加俄罗斯红场阅兵式。之前,曾传言特朗普曾专程向美国前政要基辛格求教,是否该改善对俄罗斯关系,从而空出手来对付中国。后来,基辛格否认了这一传说,但特朗普本人要改善美俄关系的意愿应是比较强烈和明确的。

       但在对俄政策上,美国内政不容许特朗普和普京走的太近。不论在亚太地区,还是在欧洲地区,美国需要俄罗斯这样一个“敌人?#34987;?#23545;手,这可让北约增加军费,可继续把盟友拢在自己的旗下,可继续保证美国在海外驻军。在国内,一些利益集团可借宣扬俄罗斯威胁论来获取更多好处。当前,美国和俄罗斯关系是二元化结构:一层是特朗普和普京个?#26031;?#31995;;一层是国家间关系。由于后者的制约,元首关系不会有根本性改变。但不管怎?#27492;擔?#29305;朗普和普京之间交往史让人们看到,这两个核大国间的恩怨情仇不是想解就能解开的。由于存在?#36203;?#21644;对立,短期内各自政策不可能发生重大变化和调整,即使是微调,也不会影响两国层面?#20013;?#20851;系的状态。

       (来源:头条新闻,2019年6月30日)


0
三国全面战争操作
彩票投注单打印软件 北京pk10破解网址 北京赛车pk10直播软件 河北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 名人彩票线路登录 福建时时软件手机版 28计划软件 1366768美女壁纸 代理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