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未来外交风险敞口有多大

环球网 | 作者: 崔洪建 | 时间: 2019-05-31 | 责编:
字号:

       刚刚结束的欧洲议会选举结果表明,近年来欧洲多数国家出现的政治极化和碎片化现象已上升到欧盟层面。中左中右作为传统主?#38469;?#21147;的地盘被侵蚀,自由党团、绿党党团以及极右翼势力上升,这?#20013;?#26684;局将给随后进行的欧盟机构换届和未来五年的欧盟施政带来困扰。可以肯定,欧洲政治的盘整期还将?#20013;?#24182;将与欧美关系的调整期相互叠加和刺激,欧盟在处理对外关系时的风险敞口将进一步加大。

  美欧关系的矛盾点

  首先,此次欧洲议会选举结果意味着欧美关系中的“政治斗争”色彩将有增无减。现在令欧盟苦恼的是,在特?#21183;?#25919;府的强硬面前,欧洲在华盛顿的政治和外交影响力已急剧下降,但美国却同时在两条战线上影响着欧洲政治。

  一是在贸易摩擦、伊核协议等问题上,特?#21183;?#25919;府不断以布鲁塞尔“难以接受”的方式分化欧盟对美的“统一战线”。二是班农这位前“御用战略师”将欧洲当作了他大显身手的好地方,通过鼓动民众和团结民粹派的手段去实现他反建制的理想。在欧洲议会选举中,法拉吉的“脱欧党”和勒庞的国民联盟分别在英国与法国拔得头筹,极右翼有可能组成欧洲议会中的第四大党团,这些现象会极大地鼓舞特?#21183;?#21644;班农将“美国经验”推广到欧洲的信心,也增加了他们在与欧洲建制派对阵时的筹码。当前欧美关系变化中的政治斗争底色,将会更加浓重。

  其次,自由党和绿党在欧洲议会选举中的得势,可以被看作欧洲在政治盘整中,对传统中左中右乏力、极右翼可能壮大之势的自?#29615;?#24212;,代表着在中间道路和极端化之间寻找“第三条道路”的方向。这两者的政策主张,正好和美国当前的国家主义路线和反全球化姿态形成抵牾。如果自由党和绿党能够在欧盟的决策过程中发挥更大作用,欧盟在对抗特?#21183;?#25919;府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时立场将更加坚定。尤其是绿党力量的增强,表明对气候变化、可?#20013;?#21457;展等需要寻求共同解决方案的问题,在欧洲民众尤其是青年人中正成为不可轻视的政治信仰。它不仅将与极右翼力量在欧洲形成争斗,也将为欧美未来的政治关系变化带来新的变量。

  再次,选举结果也进一步暴露出欧盟内部各区域和国家之间的分歧,这为特?#21183;?#25919;府对欧盟继续采取分化策略提供了可乘之机,增大了欧盟在应对美国时“?#38505;?#20197;待”的难?#21462;?#20174;这次选举可以看出,多数中东欧国家的政治变化与西欧国家并不同步,这一地区将继续成为美国拨弄“新”“老”欧洲之间是非的主要着力点。

  绿党势力的崛起更多集中在西欧国家,而在中东欧和南欧地区则难有作为,这也会给特?#21183;?#25919;府在全球治理等问题上分化欧盟提供一些空间。在国家层面,欧洲议会选举的结果正被各政党以不同的语气和侧重点进行解读,并“带回国内政治?#20445;?#36825;也会对欧美关系产生影响。

  德国仍以基民盟的稳健表现?#26377;?#20102;稳定,但绿党取代社民党这一新现?#21040;?#32553;小德国在诸多问题上向美国让步的空间。法国的勒庞在点数上赢了马克龙,这将让后者的“法兰西改革”之路更加?#37096;溃?#20294;或许也会迫使马克龙政府在面对美国时更坚定一些。这不仅是不能“输了内战又输外战”的心理使然,重要的是不能让对美妥协被政治对手作为打击自己的借口,比如在欧美贸易谈判中守住排除农业部门的底线。

  整顿内务是最大政治

  在新产生的欧盟机构于11月开始正式运作之前,整顿内务将是欧盟的最大政治,特?#21183;?#20063;将为谋求连?#21619;?#21457;力,而这一时期恰恰是欧美贸易谈?#23567;?#20234;核协议存?#31995;?#28041;及欧美关系的重大问题亟待解决的关键阶段。短期休战、冻结冲突似乎对欧美双方都有利,因此近来美国暂缓了对欧盟开征汽车关税的压力,欧方?#27493;?#20302;了公开批评特?#21183;?#25919;府的调子,双?#20132;?#26497;力在世贸组织改革问题?#38505;?#20849;同立场。

  欧洲政界的“大西洋主义”派仍然将希望寄托在有朝一日美国民主党能卷土重来,跨大西洋关?#30340;?#40499;梦重温之上。但“特?#21183;?#26041;式”一旦帮助他获得连任,近来欧美关系出现的变化也会被?#36843;?#20182;的“功劳簿”中,很难指望民主党上台后就能迅速地?#21335;?#26356;张。在?#25300;?#25252;盟友关系”和维护国内政治之间如何选择,这对民主党来说并不复杂,倒是欧洲的“大西洋主义”派过于单纯了。

  中美欧“三角联动”

  美国学者曾就处理当前的欧美关系提出三个选项:袖手旁观让欧盟自生自灭;积极介入让欧盟为美所用;粗暴干涉让欧盟加速崩溃。现实政治远比学术假设要来得复杂,从特?#21183;?#25919;府的执政理念和外交方式来看,采取的是在欧盟关切的问题上袖手旁观甚至釜底抽薪的策略,同时还以粗暴的方式“积极介入”欧洲事务。如果有这样的盟友,欧盟的确不再需要敌人了,这或许是上届欧盟领导人留给继任者最值?#32654;?#35760;的宝贵经验了。

  中国也会关注欧洲的政治变化,因为政治风向的转移和力量对比的消长会影响到欧盟的对外政策,会影响到它在处理对华关系时的利益计算和效益评估方式。中国也会关注欧美关系的变化,因为中美欧之间不再是三对双边关系的简单结构,而是“三角联动”的复杂态势。

  如果将上述三个选项同样摆在中国面前,中方已经?#36152;信?#21644;行动做出回答:作为重要的难以替代的伙伴,中方不会坐视欧盟崩溃而是始终发挥着建设性的作用;中方不会粗暴干涉欧洲政治,因为它自身也拒绝一?#34892;问?#30340;外来干涉;中?#38477;?#28982;希望与欧美发展出良性互动、?#25442;?#36991;竞争但更鼓励包容的新型关系。选择和志同道合的伙伴站得更近一些,是欧盟降低当前风险的可靠选择。(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  

       来源:环球网


0
三国全面战争操作
安卓版掌上168手机开奖 极速11选5计划全天 扑克21手机版 台湾时时彩5分开奖 怎样可以备到乒乓球赛事直播 排列三出888的前兆 篮球投注软件下载 单机捕鱼机下载 35选七开奖结果辽宁 上海时时和值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