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与不见,普京就在那里

头条新闻 | 作者: 滕建群 | 时间: 2019-05-27 | 责编: 龚婷
字号:

       5月1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俄罗斯索契见到普京。会见前,普京总统先到阿斯特拉罕州视察国家试飞中心,参加该州发展会议并与州长见面。当天,普京是在6架苏-57战斗机护送下抵达该州的,这一行足足让蓬佩奥等了3个小时。俄罗斯外长为不让蓬佩奥国务卿感觉被冒犯,故意拉长他和蓬佩奥的会晤时间。苏-57战斗机、国家试飞中心、迟到3小时,尽管普京在国际场合以迟到著称,但三个要素联系到一起,西方媒体则不淡定了:这是在向美国?#23601;?#21834;。

       示不?#23601;?#24182;不重要。关键是美俄关系是否还有转寰的机会?接下来6月末在日本大板,特朗普总统和普京总统将借G20会议之机举行会晤,有人也认为,蓬佩奥此行有为两位领导会晤打前站的意味,传递在“通俄门”调查告一段落后特朗普想如何改善两国关系的意图。

       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美国和俄罗斯关系一直呈现出“二元化”结构,即两国元首一层;两国关系为另一层。

       在两国元首层,对朗普来说,他从心里愿意改善与普京总统的关系,改善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这在他2016年总统竞选期间就有所表露,认为普京是一位让人钦佩的政治家。还记得2016年12月29日,奥巴马总统以俄罗斯涉嫌通过网络攻击干预美国总统选举为由,发出驱逐35名俄罗斯驻美国外?#36824;?#30340;命令。当选总统特朗普则称,“国家需要走各更大更好的事情”。此前一天,特朗普则表态,不要?#36873;?#40657;客干预大选”归咎于俄罗斯,要怪就怪电脑,“使得我们的生活太复杂化”。

       对奥巴马驱逐俄外?#36824;?#19968;事,普京总统表现的异常镇静,并没立即做出对等驱逐美国驻俄罗斯外?#36824;?#30340;决定。这不符合普京的?#24895;瘛?#21407;因很简单:他在等特朗普上台后改善两国关系的机会,暂不驱逐美国驻俄罗斯外?#36824;?#30340;忍耐显示出普京的远见。从普京角度看,他是想借特朗普上台来改善两国僵硬的关系。

       2017年7月,特朗普和普京在德国实现第一次会晤。两人谈了什么东西的报道不多,但?#24863;?#21644;肢体语言告诉世人:两人确实是惺惺相惜。特朗普一改在国际场合“霸道总裁”唯我独尊的作风,几乎跑?#25509;?#19978;普京总统。会谈中,双方多次握手。有媒体评论,“两人握?#27835;?#21040;停不下来”。

       一年后,双方在芬?#38469;?#37117;赫尔辛基正式举行正式会晤。特朗普总统继续对普京总统大加赞赏。在提及俄罗斯利用网络攻击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时,特朗普合着普京“俄罗斯没有干预”论调表态。结果,记者会?#23637;?#32654;国国内炸?#26031;?#32654;国媒体认为,特朗普在赫尔辛基峰会的表现不可原谅。有美国政客指出,这简直是“出卖美国?#20445;?#29305;朗普必须受到审判和弹劾。

       美国和俄罗斯另一层面的关系是国家关系。把俄罗斯树为对手和敌人是美国本身的需要。有学者认为“美国的外交是由它的敌人制定的?#20445;?#23613;管?#34892;?#22840;张,但它?#20174;?#20986;美国政策制定的基本过程。在国内,过度夸大俄罗斯威胁可让相关利益集团受益多多,特别是军工复合体,从国防部、国会、科研单位和军火企业,需要有个增加军费开支的理由。在美国,有这样一个传统,凡是涉及国家安全的事,即使是错误了,政客也不会公开站出来反对,这是政治正确表现。

       把俄罗斯树为对手或敌人,美国可在国际上拉帮结派。以北约为例,冷战结束,该军事组织不但没被解散,反面不断扩大,势力?#27573;?#25269;近俄罗斯城下。如果没有俄罗斯这个所谓的“威胁?#20445;?#36825;个军事集团就没有存在价值。美国也不会催促其他成员国把各自军费开支提升到GDP的2%以上。借俄罗斯这个“威胁?#20445;?#32654;国把军事力量直接投送到接近俄罗斯西部的地区。

       尽管特朗普不?#19981;?#21271;约这个军事同盟,甚至提出要退出北约,但正由于有?#33487;?#20123;军事伙伴,美国才在二战结束后迅速达到权力高峰。正由于美军的存在,美国在欧洲和其他地区的商?#36947;?#30410;得到保护。试想如果美国把海外驻军全部撤回到美国?#23601;粒?#20687;日本那样的盟国还会完全听从美国的支配?回答是否定的。海外驻军是美国推行其外交政策的重要支柱。

       总之,美国与俄罗斯的关?#21040;?#26399;内不太可能有根本性改变,双方的矛盾是结构性,在两国关系、地区事务中的竞争明显大于合作。如在伊朗、委内瑞拉、叙利亚等问题上不太可能达成合作,因为国际社会已进入全新的大国竞争时代。

       (来源:头条新闻,2019年5月15日)


0
三国全面战争操作
幸运熊猫游戏网站 35选7开奖日期 广东南粤36选7走势图 Playboy黄金彩金 二人麻将只有万和字 独行侠vs勇士 老时时彩360 百慕大三角官网 龙舟竞渡凭吊屈子怀古恨 最精准的pc蛋蛋计划